首頁

>  新聞專區 

放膽做真實的自己;全心投入的領導


暢銷書脆弱的力量一書作者布芮尼 布朗 (Dr. Brené Brown)在書中一直提到的關鍵字 “Vulnerability” ,如果查字典去看它的字義的話,它的中譯包括:容易受傷的;弱點;漏洞;脆弱等。

然而,這些意思跟布芮尼要傳達的卻不盡相同。有一次,布芮尼在一個演講的場合,現場備有一位手語翻譯人員,開始演說以前,這位手語翻譯過來問布芮尼他會常用到哪些關鍵字,好讓他事先作好準備。布芮尼告訴他:Vulnerability。
手語翻譯告訴她: “噢!那應該是這樣” 接著手語翻譯人員將右手的食指與中指微曲的放在左手的手掌上輕微抖動,示意雙腳膝蓋在發抖。布芮尼問他那是什麼意思,翻譯回答:害怕。布芮尼說:不對,不是那個意思。手語翻譯人員請她等一下讓他跟同事討論一下。數分鐘後,這位手語翻譯人員回來,給了布芮尼另一個手勢,他把雙手在胸前作出打開心房的手勢,接著再做出發抖的樣子。布芮尼說:對了,這就對了!

Vulnerability 不是脆弱,不是弱點,而是一個願意真實呈現自己並且接受攻擊的能力。現今社群網站風行,在 Facebook 上公開發表你對你的另一半,或是你對老板的不滿並不是展現Vulnerability, 在網站上匿名批評或攻擊別人大肆厥詞的發表自己的觀點,那也不是展現真實的自己。願意展現自己,讓自己踏進那不確定,情感脆弱的地方就是展現你的 Vulnerability ,那是一種知道可能會不舒服,沒有保證成功,但是還願意去做的行動力,只因為你知道那是該做的,那符合你的理想價值,例如:站在會議室外等著跟走進去向公司高層報告自己的企劃想法;在你親近的朋友失去配偶的哀痛時,既使你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知道不管你說什麼都沒辦法讓他感到更好,仍然願意握著他的手陪伴他,感受他的痛苦;願意選擇進入會使自己感到 Vulnerable 狀態的行為是一種大無畏的勇氣。

如果你的組織或團隊裡每一個人都願意真實地呈現自己的創意,自己的獨特長處,並且就算會失敗,會做錯,會摔跤,他們知道他們會掉在一個安全,柔軟的環境,並且會再次的支撐他們站起來再走出去繼續拼,你的團隊整體表現會不會有所不同?你的團隊的向心力,凝聚力,績效會不會更高?答案絕對是肯定的。

就在大家高喊提倡變革,企業轉型,幸福企業,建立有價值的企業文化的同時,我在企業常常看到的卻是強勢領導模式,下屬對上司連講話都需要戰戰兢兢怕說錯話,老板對員工做事情的樣子,方法,態度都時時拿著一個標準在心中評判。上下屬之間處在一種表面看似和諧,但私下總是對彼此有許多抱怨跟不滿的狀態。

到底,在企業裡,領導者與管理者跟下屬之間能不能建立一個每個人都全心投入在工作崗位做自己,並且也能夠同理其他人,幫助彼此可以更勇敢的站上競技場發揮所長?到底,領導人在上遍影響力,溝通課程之後,我們真正期待看到的變革是否能真正的落實?

根據布芮尼的研究,唯有當領導人願意開始以不完美,真實的人性那一面出現來領導時,才能真正的開始與員工建立連結,才能鼓舞人心,發揮真正的影響力。也就是說團隊領導人要開始不再以無所不知的形象,企圖要掌控全局的姿態出現在團隊當中,也要開始學會如何放下對員工 “零失誤” 的期待。

完美是一種極少發生的狀態,然而完美主義卻常見於工作中而且是極具破壞性的。而這個問題通常是從領導/管理階級開始由上而下的漫延到整個組織。比爾蓋玆基金會執行長 Jeff Raikes 在一篇對內部的發文裡提到為什麼完美主義在組織理造成問題,而屏除完美主義是組織成長必須要做的關鍵行動。

在這篇文章裡的一段話他提到: “組織中有『隨時準備好面對比爾』的態度 — 就是只要比爾問起,你要隨時有所有的數據跟事實可以向他報告,免得你們的對話變得很痛苦。然而,事實是你沒有辦法避免痛苦的對話,因為我們做的工作是困難且複雜的,我們必須願意迎接與彼此還有與我們的合作夥伴間精確而有智慧的對話。
精確並不代表你有所有問題的答案。這代表將其他人包含進來你有時候可能看起來混亂的思考過程,這個時候應該是專注在分析並且挑戰大的主意,而不是你背誦了多少的數據。
另一個完美主義在工作中的例子是:我們工作中其中一個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優先順序的排列。然而完美主義要求我們把每件事情做完,導致我們累到無法做出哪個是比較重要的困難決定。一個完美主義的備忘錄記錄了所有細節,但是並沒有包括了一個備忘錄需要做到的事 — 讓看的人知道要把注意力放在哪裡(以及不該放在哪裡)。
完美主義會讓周遭的人感覺很糟,也會扭曲我們工作的方法。當我們把目標設定在得到對的答案時,我們比較可能會組成狹隘的問題。我們懷有要解決世界上一些最困難的問題的偉大志業,如果要成功,我們就必須要冒險,我們必須具體實現我們積極樂觀的價值,並且記得既使我們的給出去的輔助金或是策略不完全成功,只有當我們沒有學習才是真的失敗了。”


完美主義跟追求卓越不同的地方是,完美主義的出發點是 “別人會怎麼看我” ,而追求卓越的出發點是 “發自內在自我價值的激發” ,當我們處在完美主義時,我們內在最深層的意識代表的是 “我不夠好” , “我必須把事情做得更好才可以免除被別人批評的痛苦” 這是來自恐懼和羞辱(shame)的心態。追求卓越是 “知道自己的價值,用健康的態度努力使自己做到更好” 。

許多人很多時候並不覺察自己處於完美主義的狀態,而我們也並不是百分之百的時間都是完美主義者或是百分之百是追求卓越者,我們會因為時間,事件而有不同的狀態,這是自然的,也因此,瞭解並且可以覺察我們自己處在什麼樣的狀態可以幫助我們在生活上,工作上更清楚要如何在面對我們的恐懼和羞辱時有更好的應變力。全心投入就是挺身而進去感受全部,既便知道有些感受是不舒服的,也不退縮。寧願選擇不舒服而不是事後的憎恨與後悔。

正如比爾蓋茲基金會執行長 Jeff Raikes 點出其組織內部的問題,也是目前許多企業面臨的問題,領導者必須要願意放下完美的包袱,願意敞開真實的自己讓世界看見,全心全意地去生活,去領導,那怕那代表了失敗與出錯,甚至是承認自己不知道答案,沒有解決辦法,組織才能真正的建立培養每個人都願意挺身而進,全力以赴的工作態度,如布芮尼在” 脆弱的力量 “一書前言中引用美國前總統羅斯福的演講片段內容提到:榮耀不屬於批評的人,也不屬於那些指責落難勇士,或挑替別人應該做的更好的人。榮耀是屬於站在競技場上的勇者,屬於臉上沾滿塵土與血汗而英勇奮戰的人。他有時會犯錯,甚至一錯再錯,畢竟錯誤與缺失在所難免。但他知道要奮戰不懈,滿腔熱血,全力以赴,投身崇高志業。他知道最好的結果是功成名就,既使不幸落敗,至少他放膽去做了…

這就是脆弱的力量,是現今卓越領導者最需要養成的力量。